重庆大渡口网 > 新闻>> 大渡口要闻
您的位置: 新闻>> 大渡口要闻
【实干树形象 实绩惠民生】黄大妈施“五心”法 2000多件纠纷化了

“黄大妈”调解活动现场 通讯员 杨佳 摄

在大渡口区茄子溪街道,黄德蓉远近闻名。她靠着一套独特的“五心”工作法,7年时间调解的基层矛盾达2000多起。居民们亲切称她为“黄大妈”,街道也为她成立了调解工作室。

九旬婆婆记得“小黄”的好

“感谢小黄,感谢她保障了我的权益,也帮助了我们的家庭。”黄德蓉的好,伏牛溪社区93岁的婆婆周光荣,至今念叨在口中。

2015年初,周婆婆养女去世时,留下一笔丧葬费被女婿继承。周婆婆坚持要女婿交出一部分,继续每月承担生活费并养老送终。女婿则表示,丧葬费已全部用于妻子的后事,他没有拿其中的一分钱。

几个月里,因赔偿款的事情,周婆婆和女婿闹得不可开交。他们找到黄德蓉,前后进出调解室多达6次。“黄大妈”先从打感情基础开始,她把自己当成老人的儿女,不厌其烦地倾听着这位耄耋老人模糊不清的话语。同时,不断做着周婆婆女婿的开导工作。

当年3月5日,两人终于在调解协议书上签下字,女婿同意提供一笔费用赡养老人。婆婿之间的家庭纠纷也告一段落。

帮单身汉父亲重拾信心

张长荣与黄德蓉相识近20年。1997年,伏牛溪社区48岁的张长荣下岗后,妻子与他协议离婚。遭遇失业、离婚双重打击,他一度陷入绝望之中。

时任伏牛溪社区书记的黄德蓉,是社区民事调解小组组长。得知张长荣的境况后,她决定伸出援助之手,但张长荣对此却漠不关心。

“调解对象对调解员不够信任,甚至认为是多管闲事,作为调解员首先要有耐心。”这是黄德蓉从事调解工作的心得。此后,她常到张长荣家中探访,得知其经济困难,她一连跑了四五个部门,为父女俩申请到每人380元/月的低保补助。

2014年,张长荣的女儿考上中专,黄德蓉又为她申请了每学期500元的助学金。现在女儿已毕业,并找到了不错的工作。

昨日,接受记者采访时,张长荣说得最多的就是“感谢”:正是黄德蓉持续的关注和帮扶,让他重拾生活的信心。

奔波调和广场舞纠纷

前年,茄子溪街道成立“黄大妈调解工作室”。除了调解居民矛盾外,黄德蓉还抽空到各社区服务点巡查,主动帮助和解决邻里矛盾。

伏牛溪社区属于老旧社区,环境陈旧。今年4月,相邻两栋楼的居民因跳广场舞起了争执,都抱怨对方太过于吵闹。

“大家都是邻居,有啥事不能好好说,非要吵吵闹闹。所谓远亲不如近邻,为跳舞的事伤了和气,值吗?”听说此事后,黄德蓉找到双方劝解,一席话说得大家心悦诚服。

随后,黄德蓉又四处奔波,办齐了各种手续。今年6月,居民们终于多了处跳舞的地方,再也不用互相抱怨了。

“捡破烂”找到想要的档案

张学文一家早年是茄子溪木材综合厂的职工,上世纪80年代,他下海到了成都,可到了退休年纪,却找不到原始档案而无法办理退休。

木材综合厂早已破产,这份档案留存在哪里呢?这些年,张学文和儿子儿媳不知去了多少单位,去了多少档案馆,可都是无功而返。“因为一份档案退不了休,我想不通。”他回到茄子溪,慕名找到了“黄大妈”。

一连几天,黄德蓉拿着介绍信,找遍了国资委、林业局等所有有可能的地方。最后得知这些档案可能放在某档案馆里。但整个房间上千份凌乱的档案,让她傻了眼:“没办法,我就像‘捡破烂’一份份的找、一份份的看。”黄德蓉把自己置身于一堆档案中,管理员被感动了,和她一起翻找。一天下来,总算看到了那个让她欣喜若狂的名字“张学文”。如今,靠着黄德蓉翻找出来的档案,张学文已顺利办好退休手续。

“五心”法成调解法宝

今年63岁的黄德蓉,党龄超过30年,早年供职于长征重工,内退后干过民营企业,接着又在伏牛溪社区当了10多年书记。2010年,退休后被返聘回茄子溪街道从事调解工作,让她练就了“察言观色”的本领,别人眼里的疑难杂症,都抵不过她的千金方。

“调解工作就是摆全事实讲通道理,黄德蓉厉害就厉害在别人不敢摆的场合摆事实,对别人不愿讲的对象讲道理。别人一心在工作,她用‘五颗心’在工作。”茄子溪街道司法所副所长熊林秋告诉记者,黄德蓉的这套“五心”调解工作法如今成了街道推广的调解法宝,分别是:热心接待、耐心解答、倾心释法、公心调解、暖心回访。7年时间,她通过“五心”工作法,调解基层矛盾达2000余起,各种纠纷的疑难杂症在她面前烟消云散。首席记者 郑友

 

手机阅读    |    返回首页